解密作家收益:休豪伊7K报告(下)

解密作家收益:休豪伊7K报告(下)

我们已经看到,自助出版作家可以从类型电子书赚到的钱,比传统出版作家更多;但到底多多少呢?我们想做的下一件事就是,以亚马逊的单日销售为基础预估这所有作家的全年电子书收益。我们继续跑这些数字,并且把每位作家各自归入七个收入级距,结果再度令人感到讶异:

独立作家在七个收入级距中有六个胜过传统出版作家,越远离那些最高收入的畅销作家,差距越大,然而那些极端畅销的作家们及其自助出版作品,表现也相对较好。虽然作家总数量有点难观察,但若单看收入在七位数以上的作家,则分别有十位独立作家、八位亚马逊出版作家及九位来自五大出版商的作家落入这个级距;权利金及诸如定价优势越强的作者,似乎越能与传统出版商的经验及行销力量相抗衡,很多人会怀疑这部份的真实性,但这部份现在已经可以被证实了。

当然,即使看到了结果,但我们仍会有点迟疑。我们的第一个想法是,前几大助出版作家一年能释出一本以上的作品,然而五大出版商的作家却受限于非竞争条款(non-compete clause),且必须维持一段时间内,仅能有一本书在市面上流通的传统出版週期,也就是说独立作家最有可能赚得比较多的原因,单纯是因为他们有更多的书可销售。这会使得我们的结果失真吗?然而在我们意料之外的是,我们所跑的另一份数字也发现,事实上只有一小群极端畅销作家拥有这样的优势。大部分的自助出版作家,平均而言,也可以靠着较少的书籍得到较多的收益:

当自助出版的作者持续增加其作品量时,也表示两者的收入差距会随着时间而增加。我们希望可以藉由逐季释出报告,来持续追蹤趋势的变化,并为这样的问题找到答案。移除了书目及作者资料后,我们将在文末提供这匿名报告的完整数据,你可以任意挪动分类表中黄色区域的数值,自行研究这些数字。我们的目标是完整公开,也希望这个社群能有更多人公开数据。要再次重申,我们所有的基础数据都来自可公开查阅的畅销书排行榜,因此也这份报告具有透明度及可複製性。所有的资料本来就都存在;只需要找到一个像我的共同作者一样的人,就能抓到像这样的数字。

对现代作家来说,以何种方式出版成了一个困难的选择。不但选项只会变多,而且到底作家是可以期待的收益究竟是多还少,也有越来越多各自冲突的研究,这些都会增加选择的难度。我们的论点是,这其中有不少报告都有瑕疵,瑕疵可能是来自其选择性的採用、其资料来源,有时则是解释时带有的偏见所造成。我们担心的是,作家因为那些不周全的资料,做出不利自己的决定,为了近利而把自己卖了。这才是我们争取收入透明度的主要目的;要帮助有远大抱负的作家们,选择最适合自己途径。其次,则是对出版商施压,希望他们针对这个又新、又大有可为的获利途径,能够以更公平地进行分配。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作家投入自助出版,若此时仍故步自封坚持既有运营方式,只把净收益的25%拆给作者,不但不公平也绝非长久之计。

当然,自助出版不一定是适合每个人,出版并没有绝对好或坏的方式;要採用哪种方式,端看
个别作家对于自己的职涯想要如何付出及如何收穫而已。但是,随着行销工作越来越倚重作家,也有越来越多自助作家靠着找编辑及熟练的封面设计师为自己的作品增色、拉近品质差距,报告中的收入比对,也指向了一个颇有争议的结论:不论手稿的潜力如何,採用自助出版的类型作家(genre writer)在收入上也较优渥。

一份尚未出版的类型小说大约有三种可能性:

第一个可能性是这部作品不够好,虽然我们知道,除非有一大群读者来检验,包括作家、编辑、经纪甚至作家的配偶都不可能明确知一部作品的好与坏。但是,这些被我们过分简化,甚至是残酷地称为「不好」的手稿,其跨过经纪人、编辑的传统出版窄门而问世的机会也很渺茫。对作家来说,这些作品走自助出版是比较好的,它们很有可能会消失,也可能也无法被广泛传阅,但至少它们有过机会。而且,那些害怕这些书木会排挤其他书籍的人,也忽略了其实透过传统出版方式问世的书量又岂在少数?甚至是那已然存在,且数量高达数十亿的部落格与网站,也从来没有妨碍我们浏览网路、寻找事物或将找到的宝藏与其他人分享的能力。

第二个可能性,这份手稿是一部水準一般的作品。这份表现一般的手稿可能走运被经纪人发掘;幸运之神也可能再度降临,让它落到合适的出版社,并交到合适的编辑手里;但也可能完全不是如此。大部分平均水準的手稿也完全没有机会出版,有些书好不容易挤入书店中日益尾缩的书架,也只能获得一个书脊的展示空间,上架短短几个月后,它们接着就会被退回出版社,或许就绝版了,作家卖不到预付版税的量也只好放弃。这个产业充斥了类似的故事。对此我们的数据看来颇为明确:中间水準的书目中,自助出版作家的获利相对比传统出版的作家还大。而且,这项优势会随着年度收入级距减少而递增(如同之前提到的,越远那些最高收入的畅销作家,优势也会增加)。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自助出版的作家可在较少的书目上获得较多收益。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笑说,这个年代以写作维持生计的作家,大概是全人类历史上最多的,而我们的数据也正好支持了这样的说法。

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可能性是这份寻求出版机会的手稿是部伟大的作品、是一支全垒打。这类故事有机会爆发病毒式传播(有些人可能会称这类手稿是「一流」的,但是区分等级这件事还挺冒犯人的,不是吗?)当作品获得出版专家的认同(但绝非是保证),这类手稿不但经纪争着要,还有出版社争相竞标;它们可以拿到六位、七位数的预付版税,这些作品会被大力宣传,而且假使作家是万中选一的佼佼者,他们就能以写作为职志,并且能在他们一生中,继续出版一打以上的畅销小说。你几乎一口气就可以念完这所有当代作家的名字,我们每个人也总认为自己的作品就是这样的万中选一,这样傲慢往往也让人做出了拒绝自助出版的致命决定。

为什幺那个决定是致命的呢?根据我们的数据,即使是明星级的作品走自助出版也比更好;一对一进行比较时,也会发现这些畅销异数也的确已经藉由自助出版得到较好的成果。试想,这些最吸引人、拥有最多经验,或许也拥有最佳能力的作家,目前大多仍不在自助出版之列,但若未来一旦有越来越多的潜力之星直接跳向自助出版,我们的图表又会呈现什幺样貌呢?或者,当自助出版的作家成功地积累了十年或更久的经验,这些图表会如何变化?如果有更多作家拿回自己旧作的权利状况会怎样呢?或者,当这些过去循着传统出版而大鸣大放的作家们,也像其他领域的艺术家一样,决定跨入自助出版时,情况又会如何?[link][link][link]到时候,这些图表会各自有如何的样貌呢?我们很期待能有所发现。

这里所呈现的,不过是当代出版革命的缩影;革命尚未结束,只要我们持续为书籍进行销售排名,研究与报告就能继续进行。未来,我们希望透明度能日渐提高;而非减少。其他艺术领域都致力取得更多数据,才能让所属领域的工作者,以及那些被启发继而追随前辈步伐的后进,能够做出更深思熟虑的决定,这些艺术家和运动家的期待受现实主义洗礼的程度,也是写作专业尚未享有的。

不讳言,我们雄心勃勃的目标是要改变这样的状况,但我们无法独力为之。因此,我们希望其他人也能进行各自的研究,并分析我们的数据,希望更多人分享他们的研究发现,促进更多的讨论对话成型,也希望出版商及通路商将销售数据分享出来。我们预期会很多人不同意我们的分析,也应该会有人在我们的论述及取样方法找到瑕疵;然而如果能够抓出这些瑕疵,也意味着我们将向更好的数据资料靠拢,这也是我们期待的过程。

倘若我必须要去猜测未来的样貌,我会说文学世界最美好时光尚未到来,我们在这幺短的时间内所经历的一切,在在都透露出这样令人振奋的讯息。我们把其他媒体发生的改变视为理所当然──在家庭音响旁高耸的CD架消失了、即时收看电视节目的人口正在减少中、收到一个塞满照片的信封,怀念着打开时那一刻的悸动。传递故事的机制正在经历改变,也会对出版产业带来损伤。的确,损伤已然发生,但机会也会随之而来。此时此刻,这些好处开始向读者及作家挪移;无论是以作家还是读者的身分来看,我都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我很讶异还是有这幺多人捍卫既有模式,一边向消费者索取高价,一边向作家支付低薪。这个模式需要被改变。

出版商可藉由进一步降低电子书的定价来促进改变,出版商目前所创造的空前毛利确实相当诱人,但占作家便宜并不是一个可长可久的商业模式。当新的数位潮流涌现时,好莱坞製片公司必须向他们的作家低头,出版商也同样需要公平地把电子书销售收益分成给作家就;或许将净收益的50%拆分给每位作家,会是个好的开始。如果出版商开始这幺,他们流失好作品、储备书目及优秀作家的状况,都可以同步止血。倘若出版商支持培育作家并且致力于满足消费者,他们将会看到平均评等上扬以及销售增加;他们将会看到更多人用阅读消磨时间,而非耽溺于打电动游戏或上网。届时,整个出版业、喜爱阅读的读者和希望以写作维生的作家,都将一同受惠。

下载本报告原始数据(.xslx)